风雾相从

晒晒太阳也好。备份自留地。

猜猜我是谁

罗恶狠狠地和路飞大吵了一架。

原因是今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帽子上多了好几个黑乎乎的手印——甚至还能在上面辨认出被小心擦拭过的鹿蹄印。

当然,他不可能开口去骂那个总是胆战心惊的小同行。

所以罗选择和主犯好好“聊聊人生”。

效果显然超出预期。看到船上的所有人都放下手边的工作跑了过来,罗感觉略略有些尴尬。毕竟这是在草帽当家的的船上。

不过,最后他还是用力压了压帽檐,假装淡定一言不发地回了属于自己的船舱。路飞手足无措地跟了两步,“喂,不就是顶帽……”话没说完,头顶又遭了娜美一记重击。

看来这是特拉仔非常重要的帽子。路飞转着自己手中的草帽,收敛起嬉笑的表情。

是该道个歉的。

午饭是山治拿手的海鲜炒饭,因为加了一点点调味的梅肉,罗的胃口平平,只吃下不到半盘就放下了勺子,起身离席。

这可怎么办才好?一上午完全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更遑论道歉。路飞拿过罗吃剩的盘子,一边认真地烦恼。

下午风平浪静的时候,罗通常会选择睡个午觉。不过这次没办法倚着高大的桅杆享受阳光,只能在阴暗的船舱里将就一下了。

睡梦中好像感觉谁蹑手蹑脚地来过又离开,期间敲过门,又因为没有应答而作罢。

算了,不用醒来也知道是谁。做着梦的罗当家的也习惯性地皱起眉头。

只是敲门声好似有回声,一下又一下地努力着。

午睡醒来,罗真的发觉门口有什么声响。他拉开门,发现门边竟然摆着五个捏得不甚完美的饭团,还有一只金甲虫,抓住它的人细心地折起了翅膀防止它飞跑,所以只能在驱虫药所画的半圆里一下又一下地撞着门板。

罗一手捏着甲虫一手拎着饭团转身进屋,刚刚走到一半却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罗悄悄弯起嘴角。

“猜猜我是谁?”过长的手臂在他的脖子上绕了起码两圈。

终于还是生不起气来,罗在心里叹了口气,“送了东西来道歉的人。”


【还是和原本的设定大不一样!ORZZZZZZZ      丝毫虐不起路罗这对小天使_(:з」∠)_

昨晚想到的梗是One Piece被找到的十年后,路飞失踪。

罗进到一件昏暗的酒馆,据说这里的老板非常非常有内幕。

但是他一进来只点酒,一杯又一杯。

最后快醉倒的时候,老板在阴暗的吧台后问他,不猜猜我是谁吗?其他人的答案都很有趣。

罗说,我猜不到。然后倒在吧台上睡着。

老板笑着握住他的手:明明已经猜到了。

罗点酒的顺序是:

林堡坚尼(Lamborgnini)

尤金(UGin)

菲利普(Flip)

冰冻黛克蕾(Frozen daiquiri)

黄鸟(Yellow bird)


L-U-F-F-Y】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