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雾相从

晒晒太阳也好。备份自留地。

Childhood of Law

“喂——特拉仔!”路飞伸长手臂圈住罗的肩,将自己拉到他身边。“什么事,草帽当家的?”罗抬起帽檐,从午休中被吵醒让他的黑眼圈显得更深了。

“山治还在生气,他说你不懂梅干的美味。”

“梅干除了酸溜溜的味道和难看的颜色,哪里有美感。”罗想起中午和山治大吵一架,表情略微不爽。

“特拉仔你这么挑食,是不是小时候留下的阴影啊?”路飞侧着头看罗的表情。

“哈?我这种程度的挑食算过分吗?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不喜欢的食物吧。”突然提到童年,罗又把脸重新埋进帽子的阴影里。

“我就没有啊!”路飞笑嘻嘻地指指自己,“喂,特拉仔,把你的童年讲给我听吧!”

“不行!”回绝得很干脆。

“啊~为什么!我现在就想听~讲给我!”路飞把半个身子都压到罗的身上,“盟友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讲的嘛!”

“如果真的想听,”罗把背挺直一点来承受路飞的重量,“那就做好吃到梅干的准备。”

“嗯,没问题!”路飞咧开嘴笑。

我的童年啊……罗的半张脸掩在大衣的领子里,很久都没回忆过了……



【黑市 人口贩子】

“小子,你干了什么!”我跌倒在地上,紧接着被一只手粗鲁地拎了起来。

“什、什么都没有!”

一颗长着奇异螺旋花纹的果子滚落到地上,表皮上的创伤看起来还很新鲜。我尽力将小刀藏到背后,刀刃上黏黏的果汁蹭到了手上。

随后赶来的几个人围住了我和那颗果子,他们看起来绝非善类。果子上的划痕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这可怎么办……”抓着我的人问。

“既然已经损坏了,小子,我们只能让你去承担后果了。虽然Joker一定不会满意。”另一个低沉干涩的声音说,他的脸上似乎带着恐惧。

“不!”我拼命挣扎着试图用小刀刺中抓住我的手。

“嘭。”那人揍了我一拳,我手中的小刀甩出很远,折射着银亮的光,就像一滴泪。



【拍卖场 Joker】

“Joker,现在客户质疑果实能力是否还存在,大概准备取消交易。”

“呋呋呋呋别担心了,维尔高。问题已经解决了。”小唐放下电话虫,表情愉快,“刚好有一只恶魔果实可以救急。”

“一吨跳舞粉换一只恶魔果实,这笔买卖已经没有什么赚头了。”维尔高面无表情地说。

似乎毫不在意被手下说破救急货物的来源,小唐摊手笑笑:“没办法嘛,商业信誉比较重要。”

“如果没有问题,我先回去处理其他事了。”维尔高转身欲走。

“等一下。那个给我带来这么多麻烦的小鬼在哪里?”

“暂时关在‘储物间’,Joker。”

“把那颗恶魔果实赏给他。”小唐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这一笔说不定可以扭亏为盈。”



【储物间 罗】

我不和奴隶关在一起,也不和货物关在一起。

守卫说我差点毁了Joker一单重要的生意。

“我会因此而死吗?”

“也许吧。”他似乎不相信Joker会让我死得这么简单。

“维、维尔高先生!”一向懒散的守卫慌忙地站得笔直。

没有回应,只有一个男人的影子逐渐缩短,最终站到我的面前。

他隔着铁鑑俯视着我,脸上怪异地粘着半块煎蛋。

“Joker给你一个选择。”他抬手丢进来一个东西,精准地掉进我怀里。

是那颗果子,表皮的伤口已经开始失水皱缩了。

“吃了它,Joker考虑放你回家。或者,饿死在这里。”

回家?这个词夺走了我残余的力量,我跌坐在地上,喉咙像是吞了团火。

绝对不想死在这里。

我狠狠地咬下一块果肉,那种味道,仿佛真的有恶魔在对我微笑。



【香波地43号 Joker】

“结果出来了吗,维尔高?”小唐舒服地靠着宽大的椅背,逆光让他的表情模糊不清。

“超人系,手术手术果实。”维尔高翻看着手中的报告,“Joker你赌赢了。”

“呋呋呋呋!我就说这笔生意会有转机!”小唐大笑。

“接下来怎样安排他?”

“唔……不急,把那个小鬼抓来,我想先带他见一个人。”小唐起身走到维尔高身边,拍拍他的肩,“去看看跳舞粉准备的怎么样了。”



【雨地 克罗克达尔】

“喂,沙鳄,这么有潜力的货你也不要吗!”小唐猛地拍桌子,然后抓住我的后颈扳着我的下巴,强迫我与面前的人对视,“看看这小豹子一样的眼神,想实现你的野心,难道不需要这样一个助力吗?”

“不需要。”老沙干脆地说,点燃了一支雪茄,“跳舞粉拿来,然后带着你的小鬼滚。”

“好不容易亲自带着礼物来给你送货,怎么这么绝情?”小唐凑近老沙,表情带着一点儿哀怨。

“因为他毫无用处。”老沙抚上小唐的脸,又在被他抓住前化成流沙逃掉,“这里的负伤者,我会让他立刻去死。”

“呋呋呋呋我明白了。”小唐吻住老沙,“下次我会带更贴心的礼物送你。”



【返航线 海上】

“小鬼,你要一直用那种眼神来提醒我你十分厌恶这里吗?”

Joker将抓着我的手臂伸到甲板外,船在奋力前进,我身下就是翻涌的海浪,水花溅得衣襟一片冰凉。我闭上眼睛尽力克制住内心的恐惧,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极度怕水,哪怕沾到一点儿海水都会让我失去反抗能力。

“你说过要放我回家。”

“呋呋呋呋,原来小鬼想家了吗?”Joker脸上带着一贯戏谑的笑容,“我是答应过——在赚够和被你吃掉的那只恶魔果实等值的贝里后,放你回家。”

Joker抽回手将我摔在甲板上,“维尔高,将他安排进医疗小队,让那帮老头儿认真教他,其他事务由你亲自监管。”

“是,Joker。”维尔高站在船舱暗处回应道。



【治疗间 维尔高】

“维尔高先生,请先穿上隔离服。”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罗抬起头,“这里的病人刚刚处理好伤口。”

“罗,Joker带了礼物给你。”维尔高站在门前,取下隔离服穿好。

“就像之前一样,拜托维尔高先生帮我处理好。”罗低头继续手中的工作,room的圈缩小到只包围住罗和手术台上的病人。想到这次的“礼物”卖出后又能抵掉一些恶魔果实的价钱,罗轻轻地舒了口气。

“Joker说,这次的礼物请你务必收下。”维尔高在“务必”两字上加强了语气。

“……”原本灵活操作的手指顿住,罗抬眼看着身穿隔离服的维尔高,他的手里捧着一把长得出奇的刀。

“知道了。”但是罗并没有一丝想接过这份“礼物”的意思。

“Joker让我看着你试刀。”维尔高走近了一些,但并没有跨进room的范围。

“……好。”罗收起room,伸手从维尔高处接过刀。

好重。而且长度显然超出我现在可以自如使用的限度。罗这样想着,抽刀出鞘。

狭长的刀刃有着几乎目空一切的锐利和……罗皱了皱眉,一丝说不出的凶悍感。很别扭。

“这样可以了吧,维尔高先生?……呃!”罗收刀的动作凝固了,就像被人用看不见的绳索捆住,然后手臂不由自主地抬起一刀劈向手术台上的病患!

“嗤!”一丝鲜血溅到罗的脸上,担架床几乎被一劈两半,晃了两晃终于“哗啦”一声倒下了。

“Joker!!!”罗吼得眼圈发红,但是身体依旧动弹不得。

“试刀结束。”维尔高上前挡住罗投向大门的视线,“Joker的命令,明日起你将加入运输小队,专司爆裂物。”

“医生的作用是拯救伤者,为什么突然要我去杀人啊!维尔高!”

“叫我先生!”维尔高一把揪住罗的衣领。

“啊!”罗挣扎了一下,束缚终于被解除。

“现在你的恶魔果实能力只发挥了极小的一部分,你以为Joker会白养你吗?”想来面无表情的维尔高第一次露出冷酷的笑容,“你只有作为战力,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才有可能让Joker履行他的承诺。”



【监禁室 锁链】

“Joker,任务完成了。”维尔高站在门口说。

“他人呢?“

“在监禁室。”

小唐没有再说什么,站起来抖着身上粉红羽毛向监禁室走去,维尔高依然沉默地跟在他身后。

“呋呋呋呋,特拉法尔加,好久不见。”小唐迈步走进监禁室。罗双手被海楼石手铐铐在墙上,盯着走进来的两人满脸黑线。

“真是忘恩负义啊啧啧,养了你这么多年,竟然想卷了我的货逃跑。”小唐勾勾手指,无形的线在罗的脖子上勒出一道血痕,“我可是一直拿你当弟弟看待啊!”

小唐的脸色变得难看,似乎想当场结束罗的性命,但不知想到什么,又把手指放松,“维尔高,给我盯紧他,这种事不要再发生!”

“是,Joker。”维尔高目送小唐离开,然后转身卡住罗的脖子把他掼在墙上,“混蛋小鬼,以后最好别让我察觉你在动这种心思。”

“唔……”罗脖子上刚刚被勒破的地方血流出来,沾了维尔高满手。



【办公区 不知第几次挑战】

维尔高背对着罗翻看着文件,上一次的任务罗依然完成的非常完美,但是其他人貌似出了一点小状况。

最好的时机。罗握紧了手中的太刀,维尔高现在没有视线也没有意识。

“Room!”罗抽刀砍向维尔高。

“呃!”没有想象中刀刃接触肉体的感觉,罗吐出一口血,惊讶地看着维尔高用一截变成黑色的竹子,在room的范围内击中了自己的腹部。

一击必杀。

“小子,你还在做这种反击成功的梦吗?”维尔高面无表情地继续击打,“野猫永远都不会对老虎倾囊相授。这点道理都不懂,看来你还要再多挨几年打。”

“哈啊……哈啊……”罗躺在地上,似乎毫无反击之力,“但是,维尔高,总有一天我会击败你。”

罗勉强睁开眼睛,豹子一样的眼神始终没有变过。

“叫我先生!”竹子一端将罗的左手钉在了地上。

“啊!!”罗痛得叫出声,但同时用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那根鬼竹。

永不放弃反抗才是生存之道。

“我现在倒是真有点期待你拥有反击之力的那天会是什么样子了。”维尔高看到罗的动作,收起了武器。

“霸气。”维尔高边说边往外走,“希望有一天你可以打败这招。”


【航线上 最终释放】

上次的事件发生后,即使是出海执行任务,罗也被单独安排在有海楼石门的船舱。

但是这次,船逐渐驶向目的地,罗感觉自己越来越焦躁。

“维尔高先生,拜托你放我出去!”罗不停地拍着门,忍不住哀求维尔高。

“嗯?”坐在船头的小唐也隐约听到了声响,忍不住露出笑容,“维尔高,去把他放出来。”

被放出来的罗挣扎着跑到甲板上,看到最近的岛屿已经不再只是一道轮廓。

罗抬手捂住了开始发热的眼睛。

“呋呋呋呋,维尔高,你知道这条航线为什么让我们的小罗激动成这样吗?”小唐看到罗的举动,表情嘲讽,“因为在那座岛上,就在离码头不远的地方,他犯下了今生第一个、也是最不可饶恕的错误。”

“现在的你已经无法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了。”小唐伸手拽起罗的头发,迫使他注视自己,“所以,我决定,信守承诺。”

罗猛地睁大眼睛。

“不过……能不能回到故乡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小唐恶意地压低声音,凑到罗的耳边说,“我会将海贼团上‘红心’的席位留给你,希望你还能有命回来求我让你加入。”

说完,小唐松开手,一脚把罗踹进海里。

“有缘再见了,我亲爱的弟弟。”



听完了故事,路飞难得沉默了片刻。

“……你放心吧,特拉仔。我一定要揍飞那个Joker!”路飞重重地拍了拍罗的肩膀,“嘿嘿,我要帮你报仇啊!”

“……”罗抬起脸,正好看到路飞自信的笑容。这家伙又在想什么……罗将大半张脸重新埋进衣领,闭上了眼睛,“听够了故事就不要打扰我睡觉了,我听山治说他要用新鲜的海鱼做刺身。”

“诶?!”

罗听着路飞大呼小叫地跑向厨房,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脑补了罗的悲惨童年。夹带少量路罗和鹤鳄,如果引起不适非常抱歉。另有一傻白甜版本还在修改。发现有BUG请狠狠揍我。】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