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雾相从

晒晒太阳也好。备份自留地。

心理准备

山治很苦恼,非常非常苦恼。这已经是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索隆无视他有意无意的暗示了。可恶……只要再近一点,他就能亲到索隆的脸颊,同时将西服内袋里的手作巧克力塞到他手里。贴身藏了这么久,该不会开始融化了吧?山治摸摸鼻子,眼神还跟着索隆纠缠不放。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情人节已经过了半日,再过不久他就要去准备今天的晚餐了。没错,都怪那个白痴船长,山治想起今早路飞笑嘻嘻地圈着罗的肩膀告诉他今晚要开一个最最热闹的宴会时的样子……可恶,那个绿藻头一定会和往常一样在宴会上喝个大醉然后睡得昏天黑地还要烦劳他帮忙盖被子,到那个时候送礼物根本就是一件机会非常渺茫的事。

思考了几个来回,准备餐点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山治往他的厨房走去,一边还不忘搜索索隆的身影。可恶,他人呢?山治心有不甘,抓起一篮蔬菜开始洗洗切切。不过机会还是有的,一整个下午,只要索隆踏进这间厨房,山治瞟了瞟空荡荡的四周,这里就是绝佳的地点!

一定会如愿!山治切菜的声音似乎更轻快了一些。

“啊……喂!”裸着上身的索隆推门而入。山治洗到一半的菜叶瞬间抖落了一地的水珠。

“有没有水?”索隆毫不在意地翻乱了摆放整齐的炊具,“好渴。”

山治意外地没有出声制止,只是默不作声地给索隆倒了一大杯冰水。

“咕噜咕噜。”索隆仰起头大口地喝着,喉结上下滚动。

就是这个机会,山治摸着巧克力盒子,手心有一点点冒汗,我只要忍到他把水喝完就可以了。

“谢啦。”索隆一口气把水喝光,起身准备往外走。

“等一下!”山治抓住了他握杯的手腕,“我有事要和你说。”

“哈?”索隆回头,挑着眉思考了一下,“色厨子我今天是不会同意给你帮厨的。”天知道今天的宴会会需要多少准备工作。

“不是……”

“那就等宴会的时候再说吧,我要去修炼了。”索隆同情地拍了拍山治的手背,飞快地跑走了。

失败。又一次的。

山治垂下手,冒汗的手心失去了索隆手腕的温度,开始感觉到凉意。

好不容易坚持到宴会时间,气氛热烈的大厅比冷冷清清的厨房看上去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山治端上最后一道主菜,一如往常地坐到索隆身边,看他大口痛饮。

今晚难得苦闷。山治想了想,丢掉指间的烟,向索隆举起了酒杯。只不过每和索隆碰一次杯,山治就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一点。哔剥跳动的壁炉,餐具的闪光,毫无抑制的笑声……再加上身边人因酒些微变红的脸色。今天一定要成功,山治嘴唇开合,无声地说着。

“噢!噢!索隆来!”

“啊哈哈哈哈唱!一定要唱!”

今天的宴间游戏是掷骰子,这一次是索隆输了,只是不知道为何起哄声这么大。

“咳,这种事不能赖的对吧?那么我就唱了。”或许是饮酒的缘故,索隆少了以往输掉时的忸怩样子,松了松领子,真的准备开始唱了。

“时には噛んだりして”

“痛みを覚えさせて”

“溢れるエキタイで”

“汚してよ 全部……”

山治感觉自己的喉咙发紧,心跳快得不由自主。怎么会……真的唱这么工口的歌?!

真是……要命……

山治放下酒杯,用右手松了松领带,深深吸一口气。

“这样不行。”他想着,然后劈手抓住了索隆的肩膀,“跟我来一下。”

“去、去哪里?”索隆几乎被山治半拖半走。

山治没有回答,只是一直把索隆拖到离船舱最远的船头才松开手。

“你干什么!”索隆摸着自己被抓了一路的肩膀说。

“………………………”

“是……下午的时候你说的事?”索隆认真地回想着,却被山治喷了一脸的烟雾。

“我是来问问你,有没有这份觉悟。”

“哈?”

一盒巧克力被摔进索隆怀里。

“有没有,吃掉这盒巧克力的觉悟。”

“哼,有什么不敢。”索隆撕掉包装纸,拿出一颗巧克力仔细地看,然后一口咬碎。同时还不忘挑衅地看着山治。

这可是你说的。山治甩掉手中的烟,突然上前紧紧抱住了索隆。

“你干什……唔……”

巧克力还没来得及全部融化,就被两个人的舌尖卷在了一起。

“果然很好吃啊。”

——喂喂,山治你说的是哪一个?

“要、要做好心理准备啊。”山治边喘边说,接个吻好像打了一架一般,“为、为你刚才说过的话。还有今晚我准备做的事。”


【情人节时候的鸡血,吃糖快乐^q^】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