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雾相从

晒晒太阳也好。备份自留地。

第1.5次亲密接触

“暂时把他交给我吧!!我是一个医生!!”


罗略显疲惫地靠坐在路飞的病床边,耳畔不断回响着自己之前说过的这句话。现在的路飞身上缠满绷带,无数条软管从被角延伸出去,就像是缠绕在苹果上的毒蛇,散布着濒死的危险警告。不停“滴滴”作响的仪器们和药水的味道让本就狭小的手术室显得更加拥挤不堪——所以当时自己为什么要说出那句话呢?特拉法尔加·罗自己也很想找出一个恰当的理由,因为死亡外科医生其实非常吝惜自己的好心,这种敷衍的借口能骗过人妖王,却永远无法欺骗自己。


整个房间都被包裹在ROOM中,已经完成手术的罗依然警觉地握着刀已出鞘的鬼哭,说实话海军的追击久违地让他的后背爬满冷汗,刚才他几乎以为自己的潜水艇无法躲过赤犬的全力一击。所以,这里是他的手术室,也是他的堡垒。


罗抬起帽檐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路飞:他静静地躺在那里,所有的伤口都已经缝合完毕,蛰伏在雪白的绷带下,呼吸机面罩里时隐时现的白汽和监护仪平稳前进的折线让罗感到一丝莫名的安心,也让他觉得当时任性做出的决定似乎也不是那么的糟糕。罗支着鬼哭略显吃力地站了起来,尝试活动着发麻的脚腕。一方面过长时间的术程几乎耗尽了他的体力;另一方面,重伤的路飞失去了自身近乎三分之一的血液量,血型又是罕见的F型,在这种紧急状况下,只好让船上唯一血型相同的罗为他当场献出了超过600cc的血。果然还是有点勉强……罗的嘴唇在苍白中抿出一丝血线,幸好他有定期献血的好习惯——虽然这些血原本是预备给自己用的,加上超量献血,也算是勉强够用了。


所以现在的路飞,身体三分之一的部分流动着我的血。罗垂下头观察着沉睡中的路飞,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和路飞不仅仅是医生和患者,或者“十一超新星”中名字挨在一起的两个人,而是一种更为亲密的、奇妙的温情。仿佛睡着的路飞,在自己身边的路飞,才是真正让他安心的理由。


罗轻轻勾了勾手指,路飞的心脏就忽然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与支离破碎的精神和苍白的病容不同,路飞的心脏活生生地跳动着,让罗不由自主地将脸贴过去,似乎是想听清路飞细不可闻的心跳。果冻一样的介质冰凉,但罗的脸颊和嘴唇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心跳的细微颤动和血液的温热。“真是一颗漂亮的心脏啊……”罗轻声低语,“活下来吧,路飞。”


等下一次再相见时,我会亲自向你索要这个理由。


还有这次手术的报酬。毕竟偷走死亡外科医生的心,代价可是很昂贵的。



⁎ 梗是从顶上战争后罗带走路飞,以及最新的生命卡图鉴二人血型相同延伸出来的_(:ᗤ」ㄥ)_

⁎ 以及作为一篇迟到的(短小)生贺,老罗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49)